西游慢记 - 琐事

  • 在巴塞罗那,我们发现了好多家华人商行,有一次走进一家餐厅,都发现是华人开的,老公下厨,老婆收银。一见我们是中国人,就问我们是来“找店”的还是来旅游的。之后还看见了中国人开的超市,发廊,中国保姆等等……现在看来,中国人在国外做生意并不难,但是生意的内容却是一个问题。日本人在西班牙开的店主要有两种:电子产品店和漫画周边店。中国人贩卖的是廉价物质和服务,日本人贩卖的是高端科技和精神,怪不得西班牙人更喜欢日本人。
  • 在西班牙,从巴塞罗那到马德里的AVE高速列车上,前排某人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仔细听了一下,是韩红的《天路》……
  • 初到马德里,正在格兰大街(Gran Via)上逛得时候,一男一女两个自称印度游客的人拿着一张地图和一个两欧的硬币找我们换钱说想要打电话,不明其中门道的我们把钱包打开给他换,于是男的趁机把手伸到我们的零钱兜里翻找,我们只以为是印度人不讲究,在确认零钱没错之后就走了,在吃饭时才发现皮夹侧面都未曾打开的缝里被偷走了100欧。而这一切我们都一点不知觉,真是比刘谦的近景魔术还要牛,只是这门票也太贵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然后我就对这个国家更没有了好印象,当然,他们也可能来自巴基斯坦或者孟加拉……不过下次有人需要帮忙,我们还是会帮忙,因为人在旅途,我们也是靠着素不相识的人的帮助过来的,只是就会更加小心了。
  • 在马德里,路上见到不少中国人,开便利店的,开发廊的,但他们都只会冷冷地看着你。在马德里火车站,我想为自己的明信片买张邮票,便利店的老板却不会说英文。这时旁边经过的一个背包的矮个中年妇女用日语问我:日本人?我用英语回答:No, Chinese。她又转用英语跟我说:I can speak spainish, do you need any help? 在说完谢谢之后我突然在想问,到底是物质的匮乏导致了中国人的势利,还是精神的文明造就了日本的强大。
  • 在塞戈维亚著名的Mension Jose Maria餐厅里,一对热情的巴塞罗那老夫妻帮我们推荐当地特色菜肴,一番交谈过后,得知我们来自北京,他们说:哦,我们知道,就是那个刚刚举办了盛大的奥运会的地方。看来那一场聒噪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但鸟巢和水立方,那绝不是北京。所以我跟他们说,欢迎您们来北京,我保证北京烤鸭会比塞戈维亚的烤乳猪更好吃。
  • 在马德里索菲亚现代艺术博物馆,我们目睹了一场中国打工青年艺术团的艺术展。这里面有农民工的照片,他们居住的棚户房的实景,描写农民工子弟小学的困境的材料,也有反拆迁,反抗企业老板和法律机关勾结的血衣……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几乎落荒而逃。我知道其他的国家肯定都乐于看到这样的笑话,特别是西班牙人。在四楼展示了毕加索笔下的西班牙内战,里面的暴政和独裁都是历史,而一楼展示的中国的不公平,则是现在。我也知道这种不和谐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是如果在我们自己的祖国没有供人申诉的地方,这些声音必然需要找到别的出口。不像我前一晚在旅馆看的CNBC今晚秀里,奥巴马和切尼几乎成为了主持人取悦观众的痒痒挠。正确不正确是一回事,自由不自由又是另一回事,也许现在这样自由的成本太高,所以我们只能期待以后,当每个年轻的中国学生都能利用打工的积蓄来欧洲度暑假时,不会在异域像我这样大开眼界。
  • 不过,在塞维利亚的旅店里,reception的老头用不太熟练的英语加西班牙语跟我说,中国的经济很牛,这时候我还是感到了一丝丝的自豪。

本文网址:http://blog.perlfect.me/2010/05/22/europe-trival.html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