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记

天平座的码农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身为天平,对审美有要求,但是作为码农,又真不怎么会审美。

具体到理发这件事情上,直到我走进这家木北造型才想起来,大概有个几年没有独自去理发过了。我总是很害怕理发,因为如果我一个人走进理发店,面对理发师想要什么发型的询问,大概我只会说一句话:给我剪短一点就好。

幸好小时候有老妈,长大了有老婆,特别是老婆还是各种美发机构的VVVIP,所以每次理发都是过去蹭她的卡,让她帮着找发型师,沟通需求,我坐着不动就好了。就连选这家木北,也是因为之前在北京生活的时候常跟她一起来。

然而这次出差的时间太短而时差又难倒,老婆拒绝陪同,老妈又远在老家,只能自己一个人来理发。

一走进这家店,就发现店里的小伙子没有一个头发是黑色的,门口的大电视正在放着欧巴国的舞曲。隐隐觉得自己打开的方式好像不太对……

还没回过身来,小妹就热情地迎上来说我们家老师有48元,68元,120元,180元这几款您选哪一款?为了不露怯,我咬着牙选了120的首席总监。

总监老师果然不同凡响,一上来就质问我:很久没理发了吧,为什么这么久不理发,为什么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我答:因为穷。

这个答案被忽视了,于是总监老师紧接着就开始劝我尝试新发型,无非就是烫染卷。难怪现在的理发店都已经不叫理发店了,叫造型。

可是他们得理解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天天怒发冲冠头顶彩虹的呀,都掏了造型的钱了,要个简单的洗剪吹服务怎么还是这么难呢?

在一番推销未果之后,总监老师给我招呼来了一个小弟帮我洗头,完事之后坐下来,光速开剪,光速剪完。期间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能把话题向着烫染方面引导。

“给我把旁边多剪掉一点吧”
“剪太短了了就会向两边扎出来,除非你烫个型,否则会很难看”

“那给我把后脑勺多剪掉一点吧,我头发软,长了之后后面都塌的,扎出来还好一些……”
“塌了好办啊,把发根烫一下,随便就能揪起来,有蓬松感一些……”

“……”

说起来还真是怀念以前学校澡堂门口5块一个头的理发店呢。

本文网址:http://blog.perlfect.me/2014/04/21/haircut.html

More Reading
Older// 改变201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