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做志愿者的经历

昨天早上,我去中央公园做了人生第一次长跑赛事的志愿者。

NYRR Volunteering

最早想要去做志愿者,其实是为了凑纽约跑者组织(New York Road Runner)的9+1计划,好拿到明年纽约全马的入场券。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做志愿者还是有其乐趣和价值的。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即使是没有薪水的志愿者工作也还是有具体分工,而且很多的岗位是很抢手的。比如在终点发奖牌之类的工作,都对报名者有要求,比如必须之前做过三次以上赛事志愿者之类的。

昨天早上的赛事(UAE Healthy Kidney 10K),我的工作是在跑道上维持秩序(Course Marshal),基本上是要求最低的岗位了。在报名的时候网站上写着对志愿者的要求是Be vocal and upbeat,主要是因为这个岗位的主要任务是两件事:

  1. 在没有执法权限的情况下维持赛道秩序,阻止公园里的骑行者,人力车甚至是马车乱穿跑道。
  2. 变着花样鼓励赛道上的参赛者。

这对于我这样一个外国人来说,还是有些挑战的,因为要靠一张嘴让人遵守秩序,又不是native speaker,在说服力上就更需要努力了。 当然,在场也有赛会的人进行专业指导,也算是获得了一些领导力和协调能力的免费培训吧。 因此,虽然因为之前错过了太多赛事今年肯定是完不成9+1了,我个人还是收获到了不少东西的:

开赛之前我们的分区Captain说要找几个高大强壮的人去公园门口引导行人,我仗着宽度,居然在一堆白人黑人人群里也被选入了,不知道是该骄傲还是该无语。

跟我一起站岗的有一个哈林区来的亚裔小伙子,人特别热情,在引导运动员入场的时候在路边对每个人说Good Morning,以至于所有路过的人都注意到他的存在,有问题全都找他。 之前总在工作中觉得美国同事更擅长制造存在感,同时也觉得这种存在感是必要的,今天看到这么简单的办法,却感觉自己不太好意思实践……这个时候我才觉得,文化的差异造成的人性格和行为方式的差异,真的还是蛮明显的。

比赛开始之后,我们所站的地方是10公里赛程的第8公里处的一个大上坡,这个小伙子全程换着各种花样激励运动员,对比起来我觉得自己真的是词穷。 不光是我,跟旁边的白人志愿者妹子扯淡,她也觉得如此,还说幸亏我们在第八公里处,要不然都不好意思跟人运动员说,“加把油,快到终点啦!”。

到后半程的时候,有俩圆滚滚大叔气喘吁吁的走过来,妹子说了句:”You are doing great!“,大叔反调戏了一句:”Do you really think I am doing great?“。妹子也挺无语的。

比赛前有运动员问我PortaJohns在哪里,我一头雾水,后来问哈林小伙才知道其实是移动厕所的意思,算是学了个新单词吧。

比赛中我们有一项任务是阻止一切人力车,汽车之类的横穿跑道所在的一条车道,一开始劝劝人力车什么的还蛮轻松的,结果一会儿来了辆马车,对着高头大马的马鼻子跟车夫说不行你不能过去,还是颇有点紧张的。

比赛后再回去还赛事马甲的路上跟几个志愿者聊天,发现他们居然都要跑今年的全马,而且还居然都是通过9+1拿到的参赛资格!看来明年一定要好好规划,坚持执行下去了。

More Reading
Older// Dark Pool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