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别处

三年前搬来纽约,其实本来是为了以后搬去加州的,因为喜欢那里的阳光,喜欢那里的科技创业氛围,甚至喜欢那里出门就得开车的生活方式。 只是因为工作需要,加上觉得大城市对于家人来说更好适应一点,只好停靠在纽约。

三年里从来就没逮着机会去过西岸……

谁知道对那里的向往,反倒是越发地深了。很多在西岸的朋友也都很满意自己的生活,还一再劝说我加入他们。 反观纽约,真正精彩的也就是曼哈顿岛,但是岛上的房子是无论如何也买不起的……三年来租的房子都是又小又暗,有的连洗衣机都没有,阳光都成了奢侈品,就别说什么在院子里烧烤和买车了。再加上漫长的冬天,又脏又臭又拥挤的MTA,其实不止一次地很想逃离。

谁知道上两个月倒真是有机会去那边逛了一圈,三年多之后再次去到那心心念念的地方四处转,颇有种可劲挠痒痒的感觉。

湾区

去湾区是因为参加Google IO,借此难得的机会把西岸的朋友差不多都见了见。毕业十年了,现在看起来大规模同学聚会希望渺茫,四处见见同学也算是补偿一下遗憾。 上次去加州也是飞的圣何塞,也是借住的同学家,区别在于这次去时他已经买下了三层的小楼,我也终于不用睡客厅沙发了。

整整一层的厨房加客厅的开阔,把在纽约的小公寓里窝了三年的我被震撼到失态,简直就想接着睡客厅了。

然而下到车库里,在我问他为啥还开着那台五年前撞过鹿的车时,他说,要有钱我就再买房了。后面几天在附近的商场里偶尔碰见他当地的朋友,也都是聊的是买房,跳槽,加上MachineLearning,VR这样的buzz words。

简直跟我想象的硅谷没什么两样,有些满意,却又有些失望,一种『果然这样,却又不过如此』的感觉。

以前有人跟我说不喜欢加州而喜欢纽约的多样性,我还不明白为啥,现在想来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在这里,成功只有一种定义那就是创业上市拿股票,投资只有一种去向那就是买房。火热的也就只有互联网这一个行业。

在北加晃荡几天后,又临时起意去了趟LA。

LA

同是加州,洛杉矶跟北加州真是完全不一个画风,就跟西南航空那多彩的涂装一样,这个太平洋岸边的娱乐之都比起北加州的清淡,更加地花枝招展。 就好像是把曼哈顿像摊大饼一样摊薄了铺在地上,差不多的破旧,差不多的熙攘,只是到哪里都是矮房子,去哪里都得开车。 星光大道走一走,好莱坞的地标拍一拍,哪哪儿都是游人。这种感觉,从纽约出来的我并不怀念。

于是坐上Uber一路开到海边,又是另一番风景,Venice海滩上只有三种人:玩滑板的,健身的,抽大麻的流浪汉。 加州的大麻还没有合法化,但是海滩上到处有所谓的Green Doctor收钱给你开处方好去买药用大麻,以至于当地的酒店都把这个写在旅游指引里面了。

听Snapchat的人说还挺喜欢在海滩工作的感觉的,还颇自豪地说这里是Silicon Beach,只是我可不想天天在这里跟这些流浪汉厮混。 短短两天,在我心里就把LA画了个叉叉,玩玩可以,长期生活这里实在是太不适合了。

凑巧的是没过多久,又得了机会去西雅图。

西雅图

不得不说,我挑了一个一年中西雅图最好的时候去那里。传说中一年要下八个月雨的地方,在我去的那几天里,基本上都是温度宜人的晴天。

我一直觉得,西雅图是个很有科技感的城市,有着温和甚至有点冷感的城市风格。所以Pike市场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反倒不如满大街的各种轨道交通令我向往,身为火车控的我这次特地费尽心思地把城里的monorail,light rail,streetcar都坐了一个遍,无比满足。

更赞的是,开会的那几天坐公交车上班,用一个叫做Trip Planner的手机APP,每次从离市中心近30 miles的地方出发,三十分钟直达市中心,公交车到站误差不超过一分钟。这个是非常厉害的,考虑到出发点的周边房价基本上是独栋house不到60万美元这个样子,西雅图的朋友们基本上是不用为通勤方便和大房子纠结了。

另外,西雅图是一个工程师之城,波音,亚马逊,微软是这个城市的主题,虽然当地的科技行业的薪水远比不上硅谷甚至还不如纽约,但是跟我聊天的Uber司机都说是亚马逊的员工推高了当地的房价。不同于纽约是华尔街银行家和律师的天下,工程师是这里的主宰,但又不同于硅谷的是,这里有没有那么多VC热钱,没那么浮躁,挺像国内的杭州的。

另外这个地方还没有州税,要知道纽约的州税和纽约市的城市税加起来可是要扣掉我超过10%的年收入啊……

当然,因为没有体验到西雅图的雨的压抑,对它的评价就不可能全面,毕竟这是一个冲锋衣和户外鞋是必需品,又被称为斯巴鲁之乡的地方,虽然我也被它天气好时候的美景所吸引,但是一想到一年有半年的时光都只能闷在家里看雨,就有些郁闷。

归来

话说回来,这一圈游下来给了我什么收获呢?

我想是一份安定。

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我在别处的朋友们都过得那么好,而只有我在抱怨。 我总觉得自己有着各种各样的求不得,明明很喜欢车,却只能坐地铁,明明没赚几个钱,却交着很高很高的税,明明很想去创业,却只能在公司里蹉跎。

现在我想,大概不是因为纽约,甚至也不是因为北京不好,而是我自己就是这个德性。 我就是一个永远不满意永远在折腾自己的苦行僧。我想这支撑我走到了如今这么远,但是眼前这一份安定,也许能让我意识到与其向往别处,不停地搬迁,倒不如落地生根,把自己眼前的日子过好。说不定还能给家人一个更好的生活,兼着真的做成点什么有价值的事呢。

那就这样吧,那就试着认认真真地做个纽约客看看,好在,它一直很宽容我的心不在焉。

Tags// ,
More Reading
Newer// 了结201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